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承包大明 > 第五百零四章 公开处刑

第五百零四章 公开处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崔有礼促成着郭淡赶紧开始,倒不是因为他不耐烦,如果只是不耐烦,他可都不会来这里,其实他是已经迫不及待。
  
      而且,他害怕郭淡突然改变主意不上课。
  
      这自古便有文字狱一说,且是一代胜于一代,到了清朝更是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但文字狱还真不能完全归咎于统治者,多半还是文人自己作死。
  
      因为要掀起文字狱,还真的需要才华。
  
      许多皇帝可能还没有这才华。
  
      一般都是文人借此来攻击政敌,也可见其目光是多么的短浅。
  
      文人相轻是一句大实话。
  
      如崔有礼他们前来,当然不是来听课得,他们就是想听听郭淡谈及张居正。
  
      正如徐姑姑所言,这言多必失,他们是非常有把握,只要郭淡谈及张居正,那么就一定有破绽。
  
      ......
  
      虽然是露天席地,但是还是依照教室来摆设位子。
  
      中间是一百五十二个考生,与昨日不同的是,他们今日是缩在一起的,毕竟这是一个喇叭的年代。
  
      前面就是讲台,讲台后面是一块大木板。
  
      而苏煦等邀请来的贵宾,是坐在讲台的两边,其中不少人都是用着慈祥的目光看着郭淡,仿佛有着催眠一般的功能---快点说吧!孩子!
  
      当然,如李贽他们,就真是满怀期待,不过他们也并未表露出来,因为郭淡特别提到过,暂时还不想跟他们扯上关系,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对此,他们是一点也不怪郭淡,因为由此可见,郭淡一个人就能够摆平,这反而令他们心生敬佩,他们是真的来学习得,看看圣人是如何讲课的。
  
      至于那些闲杂人等,则是站在外圈,还拉着红绸拦着他们,避免他们随意走动。
  
      而徐姑姑则是站在旁边屋内的窗前,没有办法,苏煦他们是不能容忍跟不孝的女人同席。
  
      徐姑姑看着讲台上得郭淡,目光透着一丝焦虑,虽然郭淡屡屡创造奇迹,并且这回表现的胸有成竹,但是她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这事究竟会发展到怎样的地步,谁也说不清楚。
  
      反倒是郭淡一点也不紧张,他站在讲桌后面,将试卷放在讲桌上,笑道:“原本我准备了一番非常真挚的感谢致词,感谢这些贵宾们在百忙之中,抽空来此。”
  
      他左右看了看那些贵宾,继续道:“但是我想此时此刻不感谢便是对他们最好感谢。那么接下来我们就直接上课,这也是我们士学院的第一堂课,正如我在灭蛋大会所言的那般,好与不好,还是眼见为实,我非常希望借这一堂课,让大家对士学院有一个大概的印象,毕竟我们士学院所授,是之前从未有过的。”
  
      崔有礼、梁闍等人对此是嗤之以鼻。
  
      我们有的,你也说不出来啊!
  
      “而这就是我们今日上课得内容,就是关于昨日的考试。”
  
      郭淡一手按在讲桌上的试卷上,笑道:“不得不说,昨日诸位考生的答题,可真是精彩绝伦,令人叹为观止,我昨日是亲自审阅到四更天,是既想睡觉,又不想放下试卷,可真是痛苦并着快乐啊!”
  
      台下考生闻言,不约而同地长松口气,他们不求精彩,但求及格,毕竟这么多人看着的。
  
      又听郭淡言道:“我真得很想每张试卷都拿出来讲一讲,但是一百五十二份试卷,若一一来讲,那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专门为此做了一幅图表,通过图表,我们可以让大家对昨日的考试情况,有一个非常详细了解。”
  
      说着,他偏头向台下的下人点了点头。
  
      立刻便有两个人拿着一张白布走上来,又将白布挂在木板上,只见白布上面画着一个涂着好几种颜色的圆形。
  
      台下考生凝目看去,皆是神色大变,目光中透着尴尬和惶恐。
  
      人生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
  
      两边的贵宾也是纷纷伸长着脖子,盯着那图案瞅了瞅,待看清之后,不禁又是面面相觑。
  
      郭淡退到木板前,一本正经道:“这就是昨日考试的大致情况,我大致将其分为四类,其中有三成是人云亦云,有三成是抄书狂人,还有两成则是舔狗,哦,舔狗意思得就是阿谀奉承,最后两成就是伪君子。”
  
      “哈哈!”
  
      “哈哈哈!”
  
      ......
  
      站在外场的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而且还不是一阵哄然大笑,是慢慢向远处蔓延,因为站在最远处的不一定听得清楚,或者说听得明白,他们是听到近处的人在笑,故而赶紧打听,听完之后也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这总结真是别开生面啊!
  
      而其中最幸福的莫过于没有去考试的那八十个人。
  
      要知道前一刻,他们还非常懊悔,自己本来也可以坐在讲台前面的,如今却站得这么远,而此刻,他们非常庆幸自己是站在这里的,这哪是在上课,这简直就是在公开处刑啊!
  
      “静一静!”
  
      郭淡大声道:“你们这些旁听得,如果扰乱我的课堂,我只能让人请你们出去。”
  
      笑声是戈然而止。
  
      这么精彩得课堂,真是打死也不能出去啊!
  
      “你胡说,你一个童生,又怎看得懂我等的答题。”只见一个考生站起身来,愤愤不平地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