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莽明 > 第二十三章:牙口怎么样

第二十三章:牙口怎么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家村,
  
      陈家老宅外,几十骑凶神恶煞的骑兵在来回奔驰,驱赶任何敢靠近宅院的人。
  
      老宅门口,五个彪悍的士兵手扶腰刀襟身而立。
  
      宅院内,一文一武两位官人坐在厅堂的太师椅上,而陈老财主则跪在堂下,双肩微微发抖。
  
      “陈有富,你可知罪?”太师椅上,一位师爷装扮的中年男子沉声喝道。
  
      陈有富埋头应道:“草民安守本份,待乡亲和睦,待上官尊敬,对朝廷忠贞,还送一儿从军报效,不知罪从何来!”
  
      “大胆陈有富,还敢狡辩,”另一位身着游击将军官服的武人怒拍案犊,“你装神弄鬼,假借菩萨托梦捣弄神泉愚弄乡里,更是借修筑水坝之机,扬言挖出一匹麒麟圣兽,上刻有:颍川陈氏,传承千年,天理大道,当在井中。如此妖言惑众,乃图谋造反,来呀,把他拉出去砍了!”
  
      话声一落,走出两个彪悍士兵,押着陈有富便欲推向门外。
  
      颍川陈氏?
  
      陈有富有了些许明悟,放声大喊,“草民知罪,还请大人饶请草民自罪。”
  
      师爷微一抬手,那名游击将军便让人退下,两人对视一眼,嘴角轻轻一笑,喝了口茶。
  
      陈有富略一思量,沉声道:“草民确实是颍川陈氏旁支,我族自汉末入于魏晋,子孙历十几世显贵,宗族繁荣兴耀数百年,是制定门阀序列时最为悠远的世家大族,所以草民绝无不轨图谋。”
  
      陈有富申诉了一下自己的立场,同时承认了自己颍川陈氏的身份,只见上座两人只是喝茶,没有表示认同,也没有喝斥他在狡辩,陈有富心下了然,心中冷哼一声,接着道:“故此麒麟圣言一说,绝对是有人诬陷,特此,草民愿捐资助饷,以查此贼。”
  
      听到这,上座那师爷连忙起身上前,但又在距离陈有富两步之外停住,伸出手掌虚扶的样子,“看来确实另有隐情,让陈里长受屈了,只是构陷之人心机之深,怕不是那么轻易可查明的。”
  
      陈有富看着这师爷伸在面前的五根手指,一脸痛苦之色,猛一咬牙,狠声道:“草民愿捐助五千两纹银,助大人明察此贼!”顿了顿又道:“只是祖上积存不在此处,还需些时日方能调转周全。”
  
      师爷的手终于扶了过去,笑道:“何需如此破费,剿贼安民,乃是为官之本份,三日后,我与沈游击定当前来知会消息。”
  
      陈有富顺势站起,躬身道:“如此,有劳两位大人!”
  
      ……
  
      等到两人起身离去,陈老财主的脸上哪还有半分胆怯与痛苦,有的只是一抹深沉与阴厉。
  
      ###
  
      陈家老宅外,方景楠领着莽字营一旁静候着,没有鲁莽行动。
  
      因为宅外有精骑巡行,门口那几个墩厚壮实的铁甲标兵,顾盼之间冷静敏锐,一看就是战场上厮杀过的汉子,最主要的,方景楠见宅子里无吵闹喧杂之声,想来情况不算严重。
  
      没一会儿,从宅子里走出两人,走前面的是一个瘦小的读书人,穿着一席师爷幕僚的衣服,脸庞白皙,嘴上蓄有长须。落后半步的是个武将,穿着游击将军的官服,长的到也高大强壮,只是行走之间带有一丝小心,唯恐越过了那名师爷。
  
      两人出来,游击将军一声呼喝,众人纷纷上马,那师爷也是坐上一辆装饰考究的马车,一行人扬长而去。
  
      方景楠看他们走了,正要出来,忽然又停住,只见之前守在宅门前的那几个标兵没走多远,就离开了队伍,在陈家老宅外三十米处,寻了间屋子,把里面的村民赶走后,竟是盯起梢来。
  
      方景楠又缓了缓,见他们只是盯梢,并没有阻止人进去,只是每次有人从宅院里出来时,他们都会认真的打量一翻。
  
      是防止有人逃跑吗?
  
      想到这,方景楠让大家在一旁候着,别惊动了那几名标兵,然后领着孟铁柱,去了陈家老宅。
  
      走到外院,两人就看到陈有富陈老爷正在坐在太师椅上,慢悠悠地喝着茶水。
  
      见着两人进来,陈有富轻笑道:“来,尝尝这雨前龙井的味道。”
  
      重新拿过两个杯子,陈有富拎着壶给两人满上,“这茶可是好喝,若不是巴结上官,你俩可喝不着,还有大半壶呢,别浪费了。”
  
      方景楠笑了笑,喝了口茶,就是普通的龙井,当然比那些砖茶要好喝很多,有股轻香。
  
      孟铁柱忍不住道:“陈老爷,刚才那些人是干嘛来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千万别客气。”
  
      陈有富呵呵一笑道:“唉,财露了白,被人盯上了。知道我是颍川陈氏的后裔,以为祖上给我留了很多黄白之物呢。”
  
      跟着,陈有富便把之前众人的对话简单的叙述了一遍,说到最后不由冷笑道:“这帮穷酸哪里懂得,咱氏族豪门留给子孙的财富岂是那些烂俗的银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