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死宅飞行员的日常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无法承受的名字

第三百四十五章 无法承受的名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机务接过本子,仔细看了上面的故障记录,其中显示在六天前n市飞往z市的航班中,在巡航阶段,二号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毫无预兆地跳开。这时候不是说二号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断开了,飞机上有些系统就会断电。两台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是连通的,一旦一台发电机断开了,另一台发电机会及时接入承担原本两台发动机的任务,不会导致飞机断电。
  
  当时机组按照qrh进行处置,重新接通二号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但是一直尝试了两次,在第三次的时候才将二号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重新接通。
  
  这次故障倒是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也没有对飞行安全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在此之后,飞行机组一直留心二号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的工作情况,之后的航班运行中,一直到安全落地都没有再次发生二号发电机跳开的情况。
  
  虽说没啥后果,不过飞行机组还是将此事报告给了机务,并且写下了故障记录。
  
  飞行机组在机务本上所写的故障记录非常笼统,只写了个大概,从上面看不出什么细节。机务知道在此时apu不可用,飞机只有两套交流电源的前提下,这种电气故障确实比较值得注意,他也明白张骐骏给他看这个故障记录的意思是什么,便是说道:“机长,你等一下,我打电话问一下这件事的详细情况。”
  
  机务本上飞行机组的故障记录就几句话,啥都看不出来,不过星飞航空的机务部门应该有此事的详细记录,以及处置方案。这个机务是要直接打电话给星飞航空的机务部门。
  
  果然在星飞航空的机务部对此事有详细的记录,不过按照记录来看,飞机落地后,经过一系列的测试显示飞机的二号驱动的发电机并没有问题。
  
  关于飞机的安全性测试是有一套规则的,不是说我看飞机二号驱动的发电机工作正常就可以认为发电机没问题,既然出现了无故跳开的情况,肯定要进行检测的。
  
  但是经过测试检查,并没有发现二号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有什么问题,那就只能认为是飞机偶尔抽风了。
  
  这种系统抽风的情况虽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在飞行管理系统上就最容易出现。徐清之前就遇到过巡航过程中,cdu莫名其妙地重启,没有任何理由,重启之后一切如常,无事发生。
  
  不过电气系统出现这种抽风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至少徐清和张骐骏都没遇见过。
  
  飞机本就是包含了众多复杂的系统,偶尔发个神经也不是不能理解,而且对于737这个做工比较传统的机型,系统抽风的情况就只能说少见多怪了。
  
  “这种接不上的发电机的问题不是应该在空客的飞机上出现得更多啊?”张骐骏其实不是很满意这个答案。
  
  他也是机长了,不说大风大浪都见过,但是见识也是摆在那儿了,这种情况真的相当少见。比较常见的是在发动机起动完成后,将apu电源转换到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时,偶尔会出现接不上的情况,也就是无法将apu电源转换到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这个状况他遇见过。
  
  然而,飞得好好的,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无故跳开,怎么感觉不是一个性质的东西!张骐骏心里总有些慌慌的。
  
  当然,飞行员会开飞机,不是机务,不能完全了解飞机的构造,具体他也说不出来哪里有问题,只是完全凭感觉而已。
  
  光是机务说的关于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做的什么什么检查,各种专业名词,听得徐清跟张骐骏晕头转向,不明觉厉,根本找不到插嘴的地方。
  
  尽管还是有所疑惑,但是根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机务有些讶异,这种故障确实在空客机型上更加常见,这种现象是由于空客和波音设计的不同,不过就算是在机务圈子,这种事儿也是少有人知道。
  
  “机长知道的还挺多,就算是机务知道的都不多。”机务算是被张骐骏的见识给折服了,这么偏门的知识都知道。
  
  张骐骏被机务一顿恭维,还有些不好意思。他有些飞空客的朋友,一起聚会吃饭的时候,飞空客的朋友会说些平时遇到的情况,其中就包括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跳开的情况。这个空客的机长当时问过他们公司的机务,当时机务就说这种发动机跳开的故障空客遇到的比波音多。
  
  没想到机缘巧合听到的偏门知识还能在今天装装门面,倒是张骐骏始料不及的。
  
  机务:“咱们都是按照标准来的,是可以放行的。”
  
  “我当然知道可以放行,就是apu用不了,万一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再出问题,那不就是要就近备降了,那事儿就麻烦了。”张骐骏终于说出自己心中的忧虑。
  
  机务有些为难,按照检查接过除了apu电源,另外两个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是没有问题的,即便存在抽风的历史。总不能为了一次抽风的历史就不给放行吧。
  
  “按规定......咱们是没问题的。要是真出问题了,那就是运气问题。”机务只能这么说。发动机驱动的发电机再抽风,那就真是运气问题了,或者说是人品问题。
  
  “运气问题......”张骐骏咀嚼着这四个字,目光却开始转向身边闷声不言的徐清。
  
  徐清心里一咯噔,再加上张骐骏投来的“和善”的眼神,瞬间感觉气氛有些僵硬。机务就算反应迟钝也发觉情况好像有些不对,眼角一扫驾驶舱入口处夹着的任务书,副驾驶一项后面跟着的名字——徐清!
  
  机务瞬间将眼光投射到徐清身上,半笑不笑地扯动嘴角:“这个名字的话......是有些悬。”
  
  机务潜意识里就不觉得眼前这个其貌不扬,不怎么说话的小伙子是网上那个风头正盛的徐清,不过是同名同姓而已。
  
  与他同名同姓的徐清,那运气......他都不好意思说。短短几年遇到的特情比人十辈子都多,该是说他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差呢?
  
  老在天上乱飞的人还是要有些禁忌的。
  
  “徐清啊,咱们这一行还是要信命的。一会儿我就不叫你名字了,咱们没我偶像的实力,镇不住这个名字,触不得这个霉头。”张骐骏语重心长地跟徐清商量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