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高人竟在我身边 > 第一章 为啥只有老子是扑街?

第一章 为啥只有老子是扑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城,新历15年,夏。
  右手拎着行李箱的拉杆,左手捏着江城大学的新生入学手册,几乎快被这夏天抽走最后一丝力气的郝云,正有气无力地走在滚烫的沥青路上。
  今天是新生入学的第一天。
  要说为什么别的新生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而郝云却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原因其实也很简单。
  一方面确实因为天气太热,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虽然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跨进大学的校门,却不是他第一次读大学了。
  这么说可能有些拗口。
  简而言之,他是一名重生者。
  而且还是来自平行世界。
  上一世的他也算是完完整整地读完了大学,毕业后在一家游戏公司当策划,最后因为加班而引发的脑溢血猝死在了办公桌上,享年三十岁。
  而这一世,他老爹给他取的名字虽然同样叫郝云。
  只不过,除此之外的一切,都和前世不一样了。
  新历元年,人类联盟成立,全球和谐大统一,人类携手共进,共同探索美好的未来。
  也正是同一年,身为婴儿的他,在夏国南方一个名叫江陵的小城市呱呱坠地,没心没肺的哭了一宿,浪费了不知道多少张尿布才让一家人消停。
  与前世有所不同,这一世的夏国乃是世界第一强国,头顶航天、军备、科技竞赛优胜者头衔,同时也是人联的主导者之一。
  由于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生产力日新月异,这个时代的物质前所未有的繁荣和富裕。
  而相比之下,精神世界的建设则稍有逊色,至少是被物质层面的进步甩开了脚步。
  毕竟新历元年之前,还未在关键问题上达成共识的各国,都在忙于科技领域的竞赛与军事上的对抗,根本无暇顾那些生存所需之外的东西。
  也就是在这些年,“竞赛时代”遗留下的电子、通讯等等一系列尖端技术,才逐渐通过市场加速流入民用领域,最终演变成了智能家电和电脑手机,飞到寻常百姓家。
  总的来说,忽略掉政治因素,新历元年有点儿像前一世的千禧年。
  而往后十八年的发展轨迹虽然有所差异,但具体到细节上区别也相对有限。
  一句话概括就是科学技术有所超越,娱乐产业起步较晚且相对落后。
  对于艺术家而言,这个世界简直就是天堂!
  原本重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而最初郝云也是如此认为的。
  毕竟生前他可没少看网文,那些重生者们别说什么满脑子胜天半子的创业点子,就算是随便抄抄书、唱唱歌也能走上文坛乐坛巅峰,收获无数迷妹,成为人生赢家。
  他相信,自己哪怕混得比他们差,混个小富即安应该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然而不幸的是,事情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当他被护士抱着,送到母亲怀中的时候,他才惊恐地发现前世的记忆就像蒙上了一层薄纱。
  有些事情他大概记得发生过,也确实想得起来一些如同幻灯片般闪过的画面,但等他再往深处去想那些具体的细节时,却是一个也想不起来了。
  就好像,所有的记忆都裂成了碎片。
  他能记得自己前世最爱玩的游戏叫撸啊撸,缩写是三个字母,但却想不起来游戏什么玩法,里面有几个英雄——甚至是英雄这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小说和音乐这种没有画面的东西就更模糊了,甚至于他连说话都是在出生一年左右才重新学会的。
  若不是远超于同龄人的成熟,还有那偶尔在脑海中闪过的画面,他几乎都要开始怀疑,所谓的重生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总之,这十八年,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来了。
  前一世的记忆别说是让他快人一步、小富即安,就是给他带来一点生活上的便利都没有。
  考试?
  连说话都得从头开始学,何况语文数学。
  泡妞?
  弥补前世学生时代的遗憾?
  别扯淡了。
  莫说上辈子的记忆都模糊成这鬼样了,平行世界里还有没有他上辈子遇见过的那些人都是个问题,又何来遗憾一说。
  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
  郝云唯一能肯定的一点便是,自己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没咋走过运。
  就像他爹对他的期待一样,希望他好好读书,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最好是考个水木或者燕大,毕业了直接平步青云。
  而他名字里的那个“云”字,也正是这么来的。
  但很遗憾。
  他的人生并没有像他的名字一样那么走运,拼了老命也只考上了个江城大学,而且还是调剂进来的,读的软件工程。
  也许在不少人眼中这个成绩已经相当不错了,但和其他想象中存在的重生者们比起来,郝云觉得自己简直是弱爆了。
  况且,这个电子科技异常发达的世界,最不缺的大概就是码农了。
  当然了,郝云觉得,自己的人生也不完全是运气的问题,毕竟那1%的努力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只是谁要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现实呢?
  “好家伙,都倒霉了四十八年了……也该让我走运一次了吧?”
  至少……
  希望碰到的室友能够正常点,至少不要太奇葩。
  毕竟接下来还要相处4年。
  即便记忆已经模糊,他仍然记得上辈子寝室里的那个戏精,搞得大家整个四年都不愉快,毕业之后更是再也没有聚过……
  穿过熙熙攘攘的新生大军,郝云可算是来到了寝室楼下。
  宿管的房间就在一楼楼梯口,值班的是一位40来岁的阿姨。看了眼郝云的身份证,她对着名册简单地做了个登记并收了五十块钱押金,便将钥匙丢给了他。
  据说押金是可以退的,但那已经是4年后的事情了,郝云也不确定自己到时候还记不记得这五十块钱。
  这时候,他注意到一条大黄狗,正懒洋洋地趴在门口的柜子旁边。
  “它叫阿黄,不咬人。”
  注意到郝云的视线,宿管阿姨伸手搓了搓它的狗头。
  而阿黄也很配合地嗷呜了一声,似乎很享受。
  见这狗模样挺讨喜的,郝云也想伸手去摸摸,但阿黄似乎并不想理他。
  只见这条傻狗站起身来抖了抖虱子,便摇着尾巴回了房间里,让半蹲着身子准备和它打声招呼的郝云很是尴尬。
  算了,人总不能和狗一般见识。
  叹了口气,郝云站起身来,拎着行李箱准备上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