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高人竟在我身边 > 第四章 因果之证

第四章 因果之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翌日,新生报道仍在继续,学校里的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
  郝云站在操场边上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很快眼睛一亮,朝着篮球场的方向走去。
  只见操场最末尾的篮球场,一位1米8的男生穿着蓝色的球衣,额头上绑着白色的发带,一个潇洒的三步上篮,引得球场边上围观的几个老学姐发出兴奋的喝彩。
  不用问那人是谁。
  除了子渊兄之外,还能有谁拥有这般人气?
  听说这家伙以前在高中的时候就是篮球队队长,打球不是一般的厉害。只是不知道为啥,这家伙的天赋却不是篮球,而是在那五音不全的嗓子上。
  一大清早起来,见子渊兄不在寝室,郝云看了眼群才知道,这家伙约了班里几个男生出去打球了,于是很快洗漱完跟了上来。
  他当然不是来打球的。
  毕竟以他那三脚猫的篮球技术,能把球扔进篮筐里,那一定是篮筐的问题。
  看着在球场上驰骋的子渊兄,郝云想了一会,从本就紧张的生活费中挤出来5块钱,去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两瓶可乐,回到篮球场边上。
  他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干的事儿,像极了《纸牌屋第一季》的弗兰西斯,一样是把草包送到总统/班长的宝座上。
  只不过加勒特·沃克的草包或许是掺假的,而朱克宁的草包却是如假包换的。
  等等……
  纸牌屋是什么?
  郝云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也没想起来剧情上的细节。关于前世的记忆,大多都像这样,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不过……
  现在显然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
  用毛巾擦着头上的汗水,梁子渊从球场上走了下来,坐在篮球架底下稍作休息。
  旁边观战的几名大三老学姐暗戳戳地嬉笑推搡,似乎是在互相怂恿着过来送水加要联系方式。果然,在看到年轻漂亮的异性时,女生和男生其实没太大区别。
  郝云自然不会让这几个臭女人干扰自己的计划,拎着两罐可乐走上前去。
  “喝点?”
  擦了擦脖子上的汗,坐在地上的梁子渊抬起眉毛看了郝云一眼,似乎是没想到自己的室友会来给自己送水。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咧嘴一笑,也不客气地接过了那听可乐,顺手还和郝云碰了个杯。
  “谢了。”
  这帅气阳光的笑容,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郝云用余光瞥见,球场边上的几个老学姐似乎是更兴奋了。
  “不客气。”
  说着,郝云坐到了他旁边,给自己也开了一罐。
  看了眼坐下的室友,梁子渊酷酷地说道。
  “一起打球么?哥带你。”
  “不了,我不是来打球的。”
  听到这句话,梁子渊表情有些意外,嘴边的可乐也不由自主挪开了。
  “那你来球场干什么?”
  “当然是来找你,”看着球场上跳动的篮球,郝云叹了口气,“本来是想在手机上说的,但想了想还是当面讲比较妥当。”
  梁子渊的眉毛抬了抬:“哦?”
  那眼神仿佛是在问,你想说什么。
  “你喜欢音乐对吗?”
  虽然潜力不意味着能力,但至少意味着被观察目标存在着这方面的动机。
  或者说……
  野心!
  回想到系统对功能的说明和寝室里的那把吉他,郝云进一步验证自己的猜想,循序渐进地继续说道。
  “或者说,你想成为歌手?我说的对吗?”
  虽然奇怪郝云为啥抛出这个问题,但梁子渊倒也没否认,坦然点了下头。
  “对,没错。”
  “我打小就喜欢音乐,也确实有点这方面的天分,这也不是啥秘密。”
  呃,后面半句大可不必。
  郝云克制住吐槽的冲动,用劝诱的口吻继续说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当上了班长,就没时间追逐自己的梦想了。”
  要是自己还有前世的记忆就好了。
  随便抄两首热榜金曲扔给这家伙,圆了他的明星梦,这家伙八成也看不上班长的位置了。
  然而郝云没想到的是,当他陈明利弊地将这件事情说开的时候,梁子渊看向自己的眼神忽然变了。
  仿佛——
  带上了一丝淡淡的敌意。
  “我是想成为歌手不错,甚至我都想好了,在我的大学四年生涯中,我要至少创作一张属于自己的专辑。”
  郝云:“那——”
  “但这和班长有什么关系?”
  目光投向了前方的篮球场,梁子渊微微眯了眯眼,继续说道。
  “为什么我当上班长,就没有时间追逐自己的梦想了?”
  “当然有关系啊,”郝云哭笑不得地说道,“你知道班长要干哪些工作吗?”
  梁子渊反问:“你就知道?”
  “当然,我……我一个朋友曾经当过,”郝云点了点头,诚恳地继续说道,“大学的班长就相当于高中的班主任,基本上干的都是吃力不讨好的活。”
  虽然好处确实有一点,比如加入组织的机会啊、扶贫啊、奖学金啥的,但麻烦也是真的麻烦。如果再选一次的话,郝云肯定不当这玩意儿,哪怕没有系统也不当。
  梁子渊:“那不正好锻炼自己。”
  “是,但你需要的是那种能力吗?”郝云哭笑不得地继续说,“每周一次小会,每月一次大会,比例假来的还准。更不要说组织班级群活动,传达院里和导师的通知,调解学生之间的矛盾……如果将这些事情做得面面俱到,你还有时间……搞你的音乐吗?”
  梁子渊愣了下,隔了好一会儿才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是啊……
  老子怎么知道这么多?
  爷也想知道啊。
  郝云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不管怎么样,班长不是那么好当的……听咱一句劝,还是让那些喜欢管这些破事儿的人去搞吧。”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帮那个家伙,”目不转睛地盯着郝云,梁子渊忽然撇了撇嘴角,“老实说,如果你是为了自己来和我说这些事情到也罢了。”
  郝云愣了下。
  “为了四年和谐的寝室生活……这个理由不可以吗?”
  这个理由是临时编出来的。
  然而遗憾的是,并没有骗过他。
  “我这人,最恨虚伪。”
  说罢,梁子渊放下易拉罐,站起身来。
  用脚勾起篮球运了两下,只见他一个传球,递到了郝云的手中,冷冷说道。
  “起来。”
  傻眼地看了眼手上的篮球,郝云有些懵圈地继续看向了梁子渊。
  “起来干啥……”
  “斗牛。”
  “斗,斗牛?”
  “对,”紧了紧额头上的发带,梁子渊活动了下脖子,“1v1。”
  “陪你打球可以……那竞选班长的事。”
  “赢了我再说。”
  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气氛,球场上的几名同学带着看热闹的表情让出了球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