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高人竟在我身边 > 第九章 再借我点,到时候一起还

第九章 再借我点,到时候一起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挂了电话,林蒙蒙感觉自己要气炸了,刚买的新手机啪地拍在了乐理课本上。
  现代社会,没有手机寸步难行,连个外卖都点不了,她当然不可能就在那儿干等着,拉着郝云去完保安室当天回去就买了个新的。
  至于那个碎了屏幕的手机?
  那东西她早扔了。
  本来也就万把块钱的东西,返厂送修折腾两个星期烦都烦死了。
  至于为什么非要找郝云要那三千块钱,纯粹是因为气不过!
  当时那个篮球飞过来,把她人都吓傻了。
  这还好是没撞到脸。
  只让他赔个屏幕,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大善人。
  真是气死姑奶奶了!
  见室友的表情不太美妙,苏晓琪迟疑了下,小声问道。
  “他还你钱了吗?”
  “没有!”
  “要不算了吧,”苏晓琪犹豫了下,出主意说,“你都说了,他用的手机都是充话费送的。”
  “没门!”林蒙蒙柳眉一竖,咬牙切齿说道,“他有没有钱……和,和我有什么关系!不能因为他没钱,他就有理吧?”
  “而且,没钱……没钱那就打工还呀!现在国家这么发达,随随便便打个工,一万块钱还是很轻松的吧?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的,不打工那就等着吃土吧!哼,给他个教训也好!”
  轻轻松松还行……
  这家伙,对这个社会的误解到底有多深啊?
  三千块钱已经是好多人两个月的生活费了。
  听到这没常识的发言,苏晓琪忍不住扶额。
  “所以他现在欠你多少钱了?”
  “……五千。”
  “啊?”苏晓琪愣了下,正绑头发的手也顿住了,“怎么变成五千了。”
  瞄了一眼自己的室友,林蒙蒙心虚道:“刚才他又找我借了2000,说是急用。我怕他是真遇到了什么急事,就……”
  听到这句话,苏晓琪人都傻了。
  “啊???”
  “然后你就给了???”
  我擦!
  这你都信啊!?
  ……
  夜深了。
  在图书管理员阿姨的催促下,郝云不情愿地将几本书还了回去,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图书馆。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他大概算是明白了属性和启发宝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做个简单的比喻,学习就相当于rpg游戏中的刷怪,属性等级决定了他的经验加成,也就是打怪收益。
  而启发宝石就相当于氪金买来的双倍经验卡,可以让他在一定时间内获得收益加成,换句话说就是更快速地提升技能熟练度。
  同理,技能熟练等级越低,升级所需的经验越少,所以他才会感觉学习起来异常轻松,仿佛之前已经学过一样一看就懂。
  而那些更进阶一些的知识,理解的速度则稍微慢一些,需要一定的时间来细嚼慢咽。
  “也就是说,属性栏中的编程属性点,对应的是对编程技能的学习能力。而编程这项技能本身的熟练度,是无法被简单量化的……”
  “除此之外,启发宝石只能对属性栏中的某一个属性施加buff,无法同时对多个领域奏效。”
  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郝云缓缓握成拳头。
  虽然他的梦想并不是成为一名程序猿,但这并不妨碍他心中的激动。
  所以技多不压身,多学点东西总没错。
  何况……
  系统可从来没有说,他只能掌握一项技能!
  如果有一天,密密麻麻的技能填满了他的属性,即便仍然是凡人之躯,他也将是这个世界上无可争议的神!
  ……
  当郝云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了。
  回了屋之后,郝云将那c语言教材还给了郑学谦。
  “谢了兄弟。”
  “不客气,这本就给你吧,我又重新拿了一本,”郑学谦僵硬地笑了笑说,“怎么样学霸,预习感觉如何?”
  郝云不好意思一笑。
  “我算哪门子学霸。”
  “唉唉唉,再谦虚就虚伪了!”
  见这家伙不相信,郝云耸了耸肩膀,也不再继续解释,将t恤脱下来扔在了椅子上,准备去冲个凉水澡睡觉。
  不过就在这时候,从老郑椅子后面路过的他,凑巧瞧见了桌上摊开的课本,还有那密密麻麻的笔记,眼睛顿时一亮。
  “你也在看这章啊?”
  然而,让郝云没想到的是,他只是随口一问,郑学谦却像是做贼被看见了似的,迅速把书给合上了。
  “哈哈,我就随便翻翻,没有预习,没有预习……你也看到这了?”
  郝云刚想笑着说自己都看完了,但忽然从他的表情中察觉到了什么。
  略加思索,他笑了笑说。
  “嗐,别提了,我随便翻了翻就开始玩电脑了。”
  这么说也没错,他确实只是随便翻了翻,后来就开始做游戏了。
  至于为啥不实话实说……
  他总觉得自己要是真实话实说,早上的时候就把整本书给刷完了,只怕这家伙整晚上都睡不着觉了。
  果然,老郑一听说他没看书,顿时松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也真诚了许多。
  “学校的图书馆还能上网?这么爽!改天咱一起去通宵打游戏!”
  “哈哈,改天一定……说起来班长呢?还在女寝那儿搬书吗?”
  郑学谦笑着说:“嗐,早搬完了,他去学生会面试去了。说那里有个老乡是他好大哥,暑假就打过招呼,意思是去走走过场。”
  “啧。”
  坐在一旁调着吉他弦的梁子渊撇了撇嘴,用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声音淡淡吐槽了声“无聊”。
  人啊。
  为何都戴着面具?
  那些虚有其表的名誉和利益,明明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漫不经心地拨弄了琴弦,他清了清嗓子,哼起了那凌乱中带着混乱的小调。
  没有任何犹豫,郝云捡起脸盆、肥皂和毛巾,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闯进了卫生间里。
  淅淅沥沥的水声落下。
  他知道,自己若是慢了半秒,耳朵就脏掉了……
  ……
  隔壁402寝。
  正翻着数学书的何平皱了下眉,食指推了推眼镜。
  还没来得及吐槽,有人便替他把想说的话全说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